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江南学府(上)
    蔺姨家位于江南市的新晋开发区,环境比较清新,尤其是绿化树木非常繁盛,随处可见,街道上也很整洁。

    车辆抵达区内。

    这算是江南市中高档的楼盘,属于洋房类型,基本都有精致的退台构造,出门开车直行,两侧皆是别墅区,再往前两公里左右,便是微波浩渺的净庭湖。

    嘭。

    车门关上。

    韩东下车便是单元门口,姜灵也跟着走了下来

    蔺姨在车上喊了一声:“灵灵,你爸正好在家,你先领着韩东上去,妈去停车。”

    “好的。”

    姜灵摆了摆手。

    旋即。

    五官精致的姜灵,挽了两下披肩黑发,轻笑道:“韩东,这里属于江南市比较清静的区域,等你真考进了江南学府,没事可以来净庭湖玩一玩。”

    韩东点点头:“这里空气不错。”

    “那是当然。”姜灵一边走向单元门,一边介绍道:“紧挨着净庭湖,空气质量肯定比市中心好些。但离江南学府较远,约有七八公里的距离。”

    “不过,这里距离净庭湖不算近。”

    姜灵打开单元门,撇撇嘴:“我妈就是太低调,非要住在这洋房区域。还说那些别墅区都是真正的大人物,我们家住不得。不就是一套房子,既然买得起,还担心住不了嘛。”

    她摇摇脑袋。

    韩东淡笑着,若有所思地沉吟一番。

    真正的大人物?

    恐怕临近净庭湖的别墅区,大约都是习武者的居住地点,毕竟越是紧挨净庭湖,空气环境也就越好,想必蔺姨也清楚这些。

    再怎么位高权重,也惹不起高深习武者。

    当武力能够碾压一切,并且掺杂在经济政治里,便是难以抗衡的力量。

    “不过。”

    “江南市不愧是天级市,可谓是人杰地灵,卧虎藏龙,苏河市完全没法比。”

    韩东淡淡想着,跟着姜灵走进蔺姨家。

    ……

    这是一套约有两百多平米的洋房,装修淡雅且灵巧,乍一进门就是青花瓷瓶以及镶着淡金线条的鞋架,墙壁上还挂着一些书法横幅以及山水画。

    颇有文化气息。

    客厅内,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国字脸,眉宇间隐涵稳重,正在看着电视。

    啪嗒。

    他关上电视,走向韩东,脸上露出笑意:“你好,韩东。”

    韩东连道:“姜叔叔好。”

    经过蔺姨在车里的简单介绍,韩东也知道眼前这位男子便是蔺姨的老公、姜灵的爸爸,也是江南市官府的重要领导——姜沫章。

    “东,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姜沫章淡笑着,看向女儿姜灵道:“灵灵去切点西瓜,估计东一路坐车也累坏了。”

    说着。

    他拍拍韩东肩膀,带韩东一起坐在简致沙发上。

    姜灵蹙着秀眉,惊疑不定看了看爸爸与韩东的背影,迟疑地转身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

    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奇怪。”

    姜灵抿着嘴,脸蛋感到凉气,精神一震,不由生出更多疑惑:“爸爸可是江南市的官府领导哎,竟然起身迎向韩东,尤其韩东只是晚辈而已!这……这也未免太热情,与老爸平时的作风不符。”

    这里面有古怪。

    难道韩东还有其他身份?

    可根据妈妈的讲述,韩东家里只是做生意的,甚至上周还遇到了一些麻烦,迫不得已之下求助妈妈。

    “不对劲儿。”

    姜灵抱着半边西瓜,脸蛋流露狐疑。

    她出生在这样的显赫家庭,更有追逐高品质生活的念头,心思自然多了些。原本一眼即可看透的韩东,仿佛披上了神秘面纱。

    ……

    客厅里。

    姜沫章坐在沙发上,给韩东倒了杯茶,悠然开口道:“东,你爸爸怎么样。听你蔺姨说是工商方面出了点问题,我给苏河市那边打了个招呼,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韩东一怔。

    怪不得。

    扣押有二十四时的时限,而自己爸爸不到一晚上就能回家,想必是有姜沫章出手相帮的因素。

    他不由感激道:“姜叔叔,谢谢你的帮助。已经没问题了。”

    “好,那就好。”

    姜沫章眯着眼睛,淡笑连连。

    单凭这么一个问题,他便断定——眼前这位妻子好友的儿子,肯定接触到了武术世界,甚至已是武术世界的一员!

    当时,他与妻子蔺青梅问清楚了情况。

    正常而言,韩东应该不清楚这件事才对,可韩东居然知道,而且还讲出‘没问题’三个字。显而易见,那些消失世间的伍杰亲戚们,大约就是韩东的手笔。

    想到这里。

    姜沫章心里一凛,坐在面前的这位高三少年,看似稚嫩清秀,可这杀伐简直难以想象。

    他的态度也更慎重。

    “东,昨天我还与你蔺姨讲,你年纪轻轻就独立出远门,绝对不能让你住在酒店。”姜沫章温声道:“这房子不算大,但至少比寻常酒店强,你就安心住着,好好准备武术加试。”

    韩东心里暖暖的,感谢道:“谢谢姜叔叔。”

    姜沫章点点头,接过女儿姜灵递来的水果盘。

    “东,尝尝这西瓜。”

    他扶了扶眼镜,递给韩东一片西瓜:“昨天你蔺姨刚买回来,味道很不错。对了,你打算考哪个学校来着。”

    韩东接过西瓜,正待回答。

    姜灵捂嘴笑道:“爸,这可是我学弟。韩东是三品武术生,要考江南学府的。”

    “哦?东很不错。”

    姜沫章心里一颤,露出赞叹之意。

    韩东端着西瓜,礼貌道:“还好,只是三品而已,勉强能考上一流学府。”

    三品确实算不了什么。

    他的宁墨离师尊,可还要求他年底前必须突破到一品之上、成为武者。与武者相比,三品实在不是值得炫耀的品级。

    “你们聊。”

    姜灵撇撇嘴,道了两句,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而姜沫章则是心有震撼,与韩东继续闲聊着。

    过了一会儿。

    蔺姨停完车也回到家里,看了眼正与韩东亲善交流的老公姜沫章,不由蹙了蹙眉。

    “沫章今天竟有这么高的兴致。”

    “亦或是他觉得东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他热情?”她转念一想,摇头失笑:“东只是三品武术生,远远接触不到武术世界,能有什么值得沫章慎重的呢。”

    她虽然平时严厉,但待人真挚,心思不重,不想太多。

    可姜沫章的心思却多了些,总是衡量对方价值,以此露出不同的态度,这样实在太累。

    灵灵这孩子,大概就是随她爸。

    蔺姨这般想着,走到客厅里:“东,蔺姨儿子姜任明天回来,估计你武术加试完毕,回来便能见到他,蔺姨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韩东还没来得及开口。

    姜沫章便欣慰道:“好好,青梅,这是好事。让任那孩子与东多多沟通,学学人家东,沉稳从容,这么的年纪就有如此定力与谈吐。”

    呃?

    韩东眨巴两下眼睛。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也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可真是有些复杂难明的滋味,想想还有些骄傲。

    沫章?

    蔺姨迟疑地看了看姜沫章。

    若是单纯听声音,她还以为这是一个冒充姜沫章的人,因为这与沫章平日里的态度,截然不同。

    “你们聊,我先去做饭。”

    蔺青梅摇摇脑袋,吃了两口西瓜,便走向厨房。

    ……

    当夜。

    一间颇为宽敞的房间里。

    韩东穿着黑色背心,站在房间里,练习完整版的阳极桩。

    哗哗。

    体内气血充分调动,气力更是剧烈消耗着……完整版阳极桩与之前的最大区别,便是站桩姿势与手印。

    他惊奇地察觉到。

    完整版的站桩姿势,虽然与之前相差不多,可却有霄壤之别。仿佛嵌合齿轮似得,虽然只差一点点,可这一点点的差距便决定了是否能无暇嵌合。

    “呼哧。”

    “呼哧。”

    韩东喘息了两口气,感到身体发热就松开阳极桩。

    他在蔺姨家,总归不能太随意,若是淋漓尽致的出汗,洗澡也比较麻烦。

    “三个月的努力,正在明天。”

    “考入江南学府,揭晓高考结果,给自己以及爸妈一份答卷。”

    韩东面带笑意,拿起手机看了眼,穿着背心躺进丝绸般柔滑的崭新被子里,闭合眼眸,进入睡眠。

    ……

    五月二十二日。

    上午时分的宽阔街道,车水马龙,过往行人皆是来去匆匆,烘托出天级市的繁华鼎盛,苏河市根本难以比拟。

    嗡嗡。

    一辆乳白色的奥迪Q,疾驰街道上。

    车里坐着韩东与姜灵……开车的正是姜灵,她时而猛踩油门,时而急踏刹车,一双美眸紧紧盯着前方,好似很紧张。

    盯着。

    继续盯着。

    拼命般地盯着。

    甚至她瞄向后视镜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韩东也很紧张,轻声道:“姜灵,咱们开车没必要这么快,其实可以稍微慢一点。”

    “我不是女司机。”

    姜灵一边说着,一边狠狠踏下刹车,颇有些惊险地停在与前车距离只有半米不到的道路上。

    她看向韩东,秀丽五官满是严肃:“我真不是那些马路杀手女司机。”

    韩东道:“恩。”

    姜灵点点头,洋溢自信:“我的车技很不错,你难道不相信我?”

    韩东擦了擦脑门的冷汗,右掌搁在车门把手上面,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当然……相信。”

    一路飞驰,约有十分钟后。

    唰。

    乳白色的车子驶进江南学府,通过校内车辆的入口,缓缓驶向江南学府的健体楼方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