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十一章 亚等法力
    “七彩宫殿有人出来了!”

    “那白衣女子,红发如火焰,应该是永生者吧。”

    “没错,没错的,我可是亲眼看到她从宫殿门口飞出,腾身而起,迎向那两个人。”聚集在宫殿旁边小广场的众多修炼者惊愕万分,但却丝毫不敢高声喧哗。

    因为。

    一旦违背这座独立自治的宇宙城池的规章制度,只有一个结局:死!

    城池内部的规章制度很简单,仅有一个规矩——绝对禁止修炼者包括人族在内的任何生命以任何形式冒犯打扰任何一位永生者。

    对永生者不敬,不尊重,就是向整座城池,公开宣战,更是侵犯全城所有人的根本利益!

    众所周知。

    这座宇宙城池能够形成,能够存在这么多纪年并且愈加繁荣,是因为永生者宽宏大量,允许任意一个修炼者,蹲守墟山入口,公开争抢从墟山入口抛出的各类物品。

    简言之,永生者吃肉,这些修炼者跟在后面喝点汤。而后者正是这座宇宙城池的主要组成部分,一座座闪耀七彩光芒的华美宫殿也是这些修炼者建造而成的。

    “别出声,安静看着。”

    “疑似尊贵永生者的白衣女子好像是特意迎接那两人,她迎过去了!”

    “黑袍人,以及青色衣装的白发青年肯定是高等生命,没准也是极寿无疆的永生者。”

    诸多修炼者压低声音,毕恭毕敬的样子,更是谨慎抬头,仰望着白发女子热情迎接那两人,一时间氛围微妙,任由他们再观察,依然分不出孰强孰弱。

    只是隐隐感觉到身穿青色衣装的白发青年很平静,似乎是以他为主。

    而从七彩宫殿飞身迎出的女子正是永生者白瑜:“韩东殿下。”

    她满脸笑意,语气也真挚。

    “上次忘记说了。”

    “我不该在殿下面前失礼的,还望殿下见谅。”永生者白瑜开场就是低姿态。

    上次的事,韩东忘了,她却没有忘记。

    好友汤崖介绍的一名看似普通的宙合境居然是人族天王,虽然不清楚来自哪个殿堂,但是边疆商部大总管、恒等法力永生者、翼图沧的严厉警告彻底吓坏了白瑜。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活着的亘古天王!!

    “这是怎么了。”韩东面色古怪的看了看白瑜,摇头失笑道:“我记得当时白瑜你正在玩着一个星际网游,吵架吵得很激动,再然后火冒三丈,说是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个都不能放过。”

    “对了。”

    “那个星际网络游戏叫什么来着。”

    韩东随口问道。

    对侧。

    白瑜脸色一下子涨红:“《皇者荣耀》。”

    “你后来真的去了么。”韩东有点好奇。

    “处理了四五个,我为此奔波亿万光年。”白瑜讪笑道:“这不是正巧碰到墟山开启,我就过来了。要是一个不漏的全部处理,恐怕得花费数万纪年,真到那时候,估计那些人早就死光了。”

    或是寿命枯竭,或是意外毙命,便是寻常恒宫级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活到数万纪年之后。

    而星际网络的游戏用户,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能合级。

    “这倒也是。”

    韩东略有唏嘘的说道:“当年我根本不知星光级境界,能合级巅峰就是人生目标。”

    “???”

    白瑜闻言瞪大了那双震撼眼睛。

    “人生目标,能合级……”

    与此同时,汤崖漫不经心的俯瞰四周,听到韩东这一句,吓得眼角狂跳,神色凝重了许多。

    韩东的出身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高。

    刚刚诞生便是星光级的汤崖搓了搓牙齿,暗暗惊叹:“我的天,难道韩东是从普通凡人一点点修炼过来的?有幸晋为宙合境也就算了,凡人出身,到如今亘古天王?”

    太荒谬。

    太恐怖。

    汤崖强自镇定,白瑜则是吃惊到了极点,张张嘴,竟无言,愣是说不出话来。

    “对了。”

    韩东凝视着白瑜,准确而言,应该是凝视白瑜的火红发色:“上次你也是白发,怎么现在。”

    火红秀发,真真如同恒星烈焰的灼烧,炽热无比,空气也发生扭曲,蕴涵着相当可怕的高温。

    “是的是的,换了个发色。”白瑜当然不会告诉韩东,她自己左思右想,担心发色与韩东相同,引起韩东不悦,所以飞出宫殿那一刻瞬间换色。

    “行了。”

    “咱们别站在外面啊,先进去,再慢慢聊。”汤崖笑呵呵拉起韩东手臂,落向白瑜所属的七彩宫殿,这是这座宇宙城池专门为白瑜配置的私人宫殿。

    白瑜平时不在。

    只有当墟山秘境快要开启,她才会进入宫殿,暂居休憩。

    那些站在远处、默默仰望的修炼者早已经噤若寒蝉,只能传音沟通着内心震骇——正常而言,众人无缘目睹永生者的尊容,毕竟是宇宙永恒境,领悟道则,气息浩瀚,非高等生命不可直视之。

    ……

    七彩宫殿之内。

    白瑜透过宫殿内部的半透明墙壁,指向周围的一座座七彩宫殿,依次给韩东介绍那些宫殿所代表的永生者的详细信息。

    “那是弱等法力永生者煵余。”

    “这也是弱等法力永生者,它不是人族,是个没名字的异族,只有一个固定音节的代号:川。”

    可谓是尽心竭力。

    尽管白瑜她是宇宙永恒境,得以永生不朽,但也很清楚她已经达到修行生涯的终点,弱等法力,难以重化,若无重大机缘……而韩东截然不同,只要宇宙永恒境冲击成功,直接就是恒等法力永生者,再往后,只会越来越强。

    宇宙永恒境、永生不朽,是白瑜的尽头,也是汤崖的尽头,却不是韩东的尽头。

    人族天王在此,怎能怠慢,怎敢怠慢?

    甚至白瑜的口吻都有一丝丝尊敬之意。

    “殿下看那边。”

    白瑜红发如火,指着坐落不远处的正方形七彩宫殿:“那座宫殿里面是一位亚等法力永生者,她是背生羽翼的特殊人族,第一次参与墟山秘境开启,我也不知道她的姓名、资料。”

    “哦?”

    韩东遥遥望过去,宫殿外壁用珍稀材料铸造,倒是看不穿。

    宇宙永恒境的强弱划分,依次是恒等法力、亚等法力、弱等法力,法力是衡量强弱的唯一标准。

    “亚等法力永生者。”韩东只好收回目光,转而与汤崖白瑜商量了起来,他不想暴露身份,干脆就以宙合境随从身份进入墟山秘境,汤崖却大惊失色,连忙劝阻,苦口婆心似得。

    包括白瑜也为汤崖感到苦恼与尴尬。

    答应的话,等同对韩东不敬。不答应吧,又不知如何拒绝,汤崖推却了四五次。奈何韩东坚持这个要求,汤崖只能苦笑着点头答应。

    “很好。”

    韩东露出笑容。

    以汤崖白瑜为例,自从知道了他是人族天王,言语举止尽皆小心翼翼的,哪还敢与他搏杀,这是韩东不希望看到的情况。

    韩东进入墟山秘境,一方面是为了闯荡宇宙秘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找机会,正面对抗永生者。

    只要他隐匿宙合境气息,再稍微加以引导,让那些永生者以为他是一个归宇境,只不过掌握珍贵宇宙奇物,便可避免被人猜出真实身份。

    ……

    同时。

    那一座正方形七彩宫殿内部,煌煌如日的身影一动不动,端坐在宫殿深处。

    忽然间睁开眼睛:“恩?是谁企图观察我?”

    她背生五对羽翼,轻轻舒展,几近于撑开宫殿似得。正是那位不知名的亚等法力永生者,这女子体态肥胖,腰部尤为显眼,一圈圈赘肉堆积,仿佛一层层圆润巨塔似得。

    “那是谁……”

    “汤崖,白瑜,区区两个弱等法力……奇了怪了,引起我法力波动的目光来源分明是这里,但却找不到源头。”

    至于那个宙合境,那么弱小,她根本没在意。

    “有趣。”

    “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亚等法力永生者?”肥胖女子那双冷冽眼睛眯成一条缝:“墟山秘境之内,遍地都是极寒废墟,其寒冷程度可以活生生冻死虚洞级。”

    根据她的调查。

    墟山秘境主要是极寒废墟,荒芜废墟以及撕裂废墟这三个区域类型。

    极寒废墟,顾名思义,极度低温寒冷,所占面积最大;荒芜废墟充斥着无尽波动,具有可怕杀伤力,远远胜过能量风暴;至于撕裂废墟的情况,她也不怎么清楚。

    “快到了。”

    肥胖女子站起身,她感应到了墟山的细微变化,估摸着即将开启。

    不出所料。

    约有大半个小时左右,整座宇宙城池陷入绝对死寂,等待墟山入口抛出宝物的众多修炼者瞠目结舌,眼睁睁目睹一道道流光冉冉升腾,划出笔直痕迹,一直绵延到了墟山中间的墨色漩涡。

    “全都是高等生命!还有十余位永生者!”

    “终于等到了!”

    “墟山秘境开启了!也不知这一次会有什么宝物抛出来。”

    恰似流星雨割裂黑夜。

    那些耀眼的流光,尽皆不凡。有流光散发出冻结灵魂的冷冽威势,也有流光弥漫出焚煮空间的堂皇威势,大部分流光比较内敛,令人看不透。

    轰隆!!

    庞大无边的墟山轻微晃动。

    墨色漩涡,渐渐发亮,下一刻就要转动似得。

    总共十二位永生者、三百多个高等生命这一刻汇聚于此,韩东站在汤崖侧方,紧盯着墨色漩涡:“单论灵魂感知的敏锐程度,我不弱于亚等法力永生者,但在感知之内,全然没有墨色漩涡的映相,就好像虚幻事物。”

    咔嚓!一声巨响!墨色漩涡转动了!

    宛若天地乾坤大轮回,那漩涡一下子疯狂旋转,不要命似得,激荡出空间涟漪,寻常虚洞级根本没办法接近,更遑论进入其内。

    没等韩东再分析。

    眼角余光瞥到一个体态肥胖的短发女子,她冷冷盯着汤崖与白瑜,冷哼一声,随后步入墨色漩涡,眨眼间消失不见。

    紧跟着。

    身高半米不到、状若半岁孩童的永生者阴沉着脸,凑到汤崖这边,主动攀谈道:“咱们这次一起吧,那个亚等法力永生者叫卡弗……汤崖,白瑜,咱们三人联合,至少不会被卡弗轻易欺压。况且卡弗进入墟山之前的冷哼,想必你们也听到,卡弗对你们似有不满啊。”

    “我们三个联合?”汤崖皱了皱眉。

    “对啊,有问题?”孩童模样的永生者催促道:“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幸亏你们这次只带了一个宙合境随从,否则就得多出好几个累赘。汤崖你这个随从,别进墟山秘境了,还是让他在外面等着吧。”

    “一边呆着去!”

    汤崖脸色都变了,有点发白,他推开孩童模样的永生者,一步冲进墨色漩涡,白瑜跟在左边,韩东跟在右边,三人消失在墨色漩涡中心。

    “哎?”

    那孩童模样永生者的僵硬脸庞写满了错愕:“汤崖这是啥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