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六十七章 寰宇古皇的懊悔
????殿堂恭贺发出以后,首先轰动薪火区除了亘古星门以外的三大星门与预备级修炼城池,因为这部分人的修炼境界通常较低,最高也就是虚洞级,没有足够的信息来源渠道。

????再往后,便是在外修行闯荡的荒古殿堂之人。

????最后轰传另外两大人族殿堂:圣典殿堂、永恒殿堂。而作为当代亘古天王人数最少的殿堂,当永恒殿堂薪火区查询得知韩东的具体修行历程,又惊叹又神奇,即刻查遍古往今来的典籍信息库,遍数在永恒殿堂诞生的亘古天王,根本没有近似韩东这般人。

????“嘀!”

????“资料不足,数据不足,无法进行有效分析。”

????“嘀!”

????“鉴于荒古殿堂诞生第六位亘古天王,特此通报所有在籍人族天才……特此告知太初名师阁,参考荒古殿堂薪火区改动相应模式……特此告知所有太初,义务难度默认提升两个级别。”

????以永恒殿堂薪火区为中心,一条条加密消息传向四面八方。

????绝大多数人倒是无所谓,毕竟亘古天王极其高远、极其稀少、盲目攀比实在没意义。

????因此。

????面对这位新生代亘古天王,人族天才们只能感到可望不可即,充其量好奇惊诧一会儿,或者查询仰慕一会儿,同时全都将韩东这个名字深深烙印在心底。再然后,继续自身修行,丝毫不为此事而困扰。

????就算有震撼,也很快褪去。

????不止因为两个殿堂太过遥远,也因为每个人皆有独属自己的目标方向,分清了主次目标,找到了前进方向,明白自己想要成为什么,自然不会看热闹。

????没时间,更没有心思,只不过永恒殿堂的太初星门要排除在外。

????“恒沙原始不在意,我们却在意。”

????“凭什么荒古殿堂诞生了亘古天王就要强行增高我们这些太初执行义务的难度标准?太初不易,且行且珍惜。”

????太初们异常抗拒,纷纷直言不讳。

????他们忿忿然不悦的真正原因,绝非嫉妒缘故,而是自尊使然。太初义务增强难度当然没问题,但不能因为另外一个殿堂的亘古天王,这是近似于羞辱的轻慢贬低。

????然而。

????无论太初们怎么看待。

????永恒殿堂薪火区所颁布的决定,无法改变或者撤回,压根不理会太初的否定指责。

????凡是出言抗议的太初,其星门通讯器的虚影屏幕全都弹出方框,弹出来的同时顺势震颤两三下,正是倏然间冒出一条醒目红字,标注这条轻飘飘的公式化回复:“抗议无效。”

????“???”

????一个个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此刻驳回来自太初星门的抗议,永恒殿堂薪火区确实具备相应资格,也有不容置疑的崇高权柄。

????随着一系列严格措施的发布,永恒殿堂薪火区沉吟片刻,又隔空联络荒古殿堂薪火区……

????众所周知。

????三大殿堂的薪火区皆由终极智能核心代为掌管。

????经过至高赋予,薪火区终极智能核心具备绝对忠诚、绝对公正、绝对客观理性追求效益最大化的处事原则。

????于是。

????相隔遥远距离。

????分属各自殿堂的两个薪火区智能核心就此展开一场奇妙沟通,听起来有些古怪荒谬:“永恒薪火?”

????荒古薪火区有点莫名其妙。

????虽然皆是终极智能核心,但所处殿堂不同,只有意义相似——它们所肩负的职能责任、智能本质,有着细微差异,相当于截然不同的两个生命。

????“太初星门,磨砺方式?”永恒薪火区问道。

????荒古薪火区登时拒绝:“这是殿堂机密。经判定,你的权限不足,很抱歉你不具备查询资格。”

????“???”永恒殿堂薪火区有点不乐意了:“三大殿堂必须互通有无,你不给也得给,别装听不懂,讲人话!”

????“就不给,听不懂,不会讲。”

????荒古殿堂薪火区的连续三个否决令对面陷入沉默,哼唧了两声,永恒薪火区大概去找至高了……而荒古殿堂薪火区则是优哉游哉,默默切断通讯,继续观察各大星门的动静变化。

????预备级修炼城池,广纳四方,全都是尚未达到‘星空人族天才标准’的修炼天才们。

????譬如统治银河系的辰河帝国、出身辰河宫的那些修炼天才,自从收到薪火区,全数处于僵滞状态,一个个恍若凝固在古老琥珀内部的微生物:“那位韩东殿下?新生代亘古天王?本源之光席卷整个荒古殿堂就是他凭借一己之力所引发的奇观?”

????“我的天。”

????“咱们辰河帝国出了一位亘古天王。”

????源自辰河帝国辰河宫的众人,以白角青年为首,尽皆愣在原地,低头凝视星门通讯器,失去了开口能力。

????似真似幻。

????如梦如露。

????极为不真实的虚妄感觉,滋生在众人心底,包括那白角人族的瘦削青年也认为自己大概活在梦里:“我们全都忐忑不安的感到内心空荡荡,或许这只是一场幻觉。”

????但。

????旁边有人苦笑。

????那是帝主眞古的子嗣之一,他摊了摊手,横着挪动两三步,露出背后的天余帝国众人,诚惶诚恐弯着腰:“谨代表天余帝国向各位……”

????再往后的声音有些听不清,但也不重要了。

????“真的。”

????白角人族的青年摸着独角,使劲掐了掐,用了些力气,直到痛感清晰,直到白色独角略微变形。

????……

????比起预备级修炼城池更高一级的恒沙星门,皆为星空人族标准天才。

????恒沙星门之内,有人奔走相告,有人仰首惊呼。有从原始星门降级恒沙的光头壮汉木鱼站在静谧湖边,闪烁不息的目光蕴涵微妙,最终摸了摸脑袋,实在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也有寰宇古国的皇女琴鸾,坐在高山之巅,望着流水潺潺,拿起背后晶莹白玉琴,以弹奏掩饰内心波澜。

????叮咚,叮咚,她一边弹奏一边闭阖眸子。

????琴声悠扬,又婉转难言,扩散四面八方。

????她向来心思精细玲珑,意识敏锐到了极点,具有可怕的洞察力。单论某些觉悟更是凌驾寻常,哪怕再细微的风吹草动也瞒不过她这个寰宇皇女琴鸾。

????“这下子糟了。”

????琴鸾心扉泛起点点愁绪:“前几日收到来自寰宇古国皇室的特急通知,很明显要我放弃对韩东的拉拢,如今韩东又成了亘古天王,简直是巨大逆转,恐怕我父皇也万万料想不到的。”

????咔!

????竟是琴弦崩断了。

????皇女琴鸾不由得愣了一下,低头看着白玉琴折射晶莹彩光:“关键在于我们寰宇皇室的态度转变、当皇室听闻韩东不再是太初的各方面冷落冷漠,韩东本人是否知晓。”

????若是不知,还有回旋余地。

????但倘若察觉到了,以韩东的性格恐怕不会留在寰宇古国。毕竟堂堂一位亘古天王享有无数选择,届时所有尖端机构与古老国度全都要聆听意愿,任由韩东抉择。

????“唉。”

????“寰宇古国的落魄也不是没有这方面原因,寰宇这么,又怎么容得了韩东这位新生代亘古天王。”

????巍峨高山矗立,草木翠绿。

????汨汨瀑布垂流,发出巨响。

????天地间只剩寰宇皇女琴鸾抱着白玉琴久久无言。

????……

????恒沙星门再往上。

????原始星门与太初星门各有巨大震动。

????千奇百怪的情景依次上演,着实一言难尽,平地起惊雷的轰动件也惊醒了无数沉睡天才。

????以原始星门为例。

????虽然韩东初入荒古殿堂薪火区,就直接加入原始星门。但有些原始天才始终在闭关修行,包括当年那场事关冥闻碑参悟名额的原始争夺战也没有吸引得了他们。直到这一刻,纷纷苏醒过来,他们得知亘古星门再添第六人。

????“什么?”

????“仅仅这么点时间,韩东从原始星门升入太初,如今又成了亘古天王,到底真的假的啊,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是啊,刚刚从沉眠苏醒,怎么感觉这片天地都变了。”

????“未免太恐怖,太可怕。你们仔细算算,那韩东加入薪火区的时间尚且不到一个纪年,充其量六七个星年。”

????原始星门的窃窃低语,延绵到了太初星门,而此时韩东正站在生灭庄园旁边的庄园住处正门口,收拾完行李,准备离开太初星门。

????没错。

????前往下一个星门:亘古星门!

????“咳咳。”

????南象寸在旁边挤出笑脸:“我说的没错吧,其实我们只是单纯过来为你送行的……”

????日光高照,庄园清幽,便看到衣装典雅的太初凰泉掐着一朵黄花,莲步款款的走出庄园,瞪了眼南象寸:“南象寸你当时怎么想的,我看你内心早已时刻准备着送别韩东降级原始星门吧。”

????言罢。

????她又扭过头,看向韩东。

????“审美不错。”

????韩东笑着瞧了眼随风飘扬的黄花。

????“那是自然。”凰泉摇晃着指尖那朵花儿:“我带走了,也算留个纪念,亘古天王亲身住处的奇花都比其余花儿高出一等。”

????韩东摆摆手:“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凰泉玉指挽起耳边秀发,指向身后庄园:“你自己瞧瞧那些奇花异草还剩多少呢,偌大庄园变得干干净净,我都觉得有点荒凉了。”

????荒凉?

????闻听此言,韩东摇头失笑,深深望了眼清幽庄园。

????一如既往的庄园正厅,所有摆置全都没有变化,有着执事人乌俞亲手施加的固化秘法。而清幽庄园外部,本应茂盛生长的奇花异卉确实显得稀少,没剩多少,基本都被一位位太初细心采摘,拿回去当成纪念性工艺物品。

????看起来空荡清凉。

????这是即将封存起来的庄园,整齐有序,只等太初星门的名师阁将其正式列为纪念古迹。

????“真是想不通。”

????韩东嘀咕了两句,抬步走到正门旁侧,手掌搭在巨门边缘:“难道多了个亘古天王住处的前缀,这些花草就能变得意义非凡?”

????“没错。”

????凰泉收起黄花,认真点头。

????乖乖站在旁边的南圣古国皇子南象寸也凑了过来:“韩东你当然不会明白我们这些太初如何看待亘古天王,绝大多数太初终其一生的最高目标就是这个。”

????太初星门约有数千名太初。

????百个纪年为一届。

????从古至今,正常而言,就算上百届太初星门可能都诞生不了哪怕一位亘古天王。

????“哦。”

????韩东瞥了眼南象寸。

????“别否认。”

????南象寸整理一番金银皇子袍,低笑着开口道:“难道你忘了?我们升入太初星门以后,首先要挑选一个暂时属于自己的星空奇景,用以日常修炼居住等。而存在太初星门之内的这些星空奇景,以天尊古迹与天王古迹最为珍贵。”

????紧跟着。

????他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跺了跺右脚,望向生灭恒星:“我才想起来韩东你这个星空奇景,正是天尊古迹之一。”

????换而言之。

????曾有人族天尊的年少时期居住在此。

????有天尊在前,有亘古天王韩东出世在后,尽管相隔无穷时光,但南象寸很怀疑如此微妙的情况,真的只是巧合吗?

????“有问题。”

????南象寸仰望生灭恒星。

????暗红光芒洒落,场面寂静,显得他脸庞晦暗不定似得。

????“绝对有问题!”

????左左右右,来回踱步,南象寸有了定论,斜眼观察韩东神色,恰好看到韩东望过来的无奈目光,摊了摊手,好似在强忍笑容。

????凭什么一举成就亘古天王?

????截止目前,只有韩东自己与星空人族的至高们知晓真正答案。

????命运反抗者不可言明,但又不忍心南象寸胡思乱想,韩东摇摇头:“你不要想太多啊,我能成亘古天王,与此处的天尊古迹没有半点关系。”

????“呵呵。”

????南象寸冷笑两声,抱着双臂。

????他深深吸了口气,蹲着身子,认真摸着芬香泥土,又心翼翼的放在舌尖分析具体成分,最后抿嘴:“物质成分与我那奇景住处没什么区别。”

????韩东眼皮直跳,劝也劝不动。

????只能眼睁睁看着南象寸四处徘徊的开展研究。

????“先有天尊,后有亘古天王。”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寻找,南象寸绕着生灭恒星转了四五圈,回到悬浮在浅红虚空的庄园门口,没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的诚挚求知欲。

????包括那随风飘扬只剩一丁点的奇花异卉,也都被南象寸连根拔起的皱眉塞进嘴里。

????“难道……”

????韩东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古代神话的神农尝百草吗。”

????索性没有外人。

????此处倒也无人嘲笑南象寸,除了韩东与凰泉。

????生灭恒星持续自转,散发出昏暗日光,衬托暗红景色。而差点被踏烂了正门门槛的庄园也异常清静,只剩韩东凰泉南象寸三人留在这儿。

????“韩东。”

????没搭理南象寸,凰泉低声道:“韩东你知道坐落此处的天尊古迹源自于哪位天尊吗?”

????“假如我没猜错的话……”韩东竖起晶莹食指:“第一座薪火山。”

????人过留影,刀过留痕!

????正是刀痕薪火山!

????“嘶!”

????凰泉瞪圆了眼睛:“据传闻那位天尊仍旧在世,就坐镇在咱们荒古殿堂最中心!”

????对面韩东何尝不知道。

????每逢生灭恒星升高,每当仰望浅红虚空,便可远远望到矗立在荒古殿堂的庞大刀锋,似星河垂流,似苍穹分割,单单注视就有惊心动魄的滋味。

????试想……

????假如亲手碰触……

????怕是牙录星王那等存在都要当场泯灭无存!

????“咕咚。”

????镇定如同凰泉也咽了口唾沫,左右观察了一会儿,露出狐疑之色的古怪眸光打量着韩东。

????既然是刀痕天尊留痕在此。

????那么韩东成就亘古天王的确会令人产生各类遐想,想到这,再看南象寸的奇怪举动,凰泉释然,叹了口气:“或许南象寸是对的。”

????“我说过了。”

????韩东没有再解释。

????客观来讲,留在此处的那一抹闪亮刀痕,具备协助太初冲击亘古天王的针对性玄奇意蕴。可惜对韩东无用,他乃是命运垂青的命运反抗者,重塑本源天资的方式也与众不同。

????况且。

????到如今。

????他已成亘古天王,增无可增,减无可少,全方面强横到了极致,没必要再体悟刀痕天尊留在此处的绚烂刀光。

????“这倒也是。”

????撩起一缕缕秀发,凰泉斜靠在庄园正门:“据我所知,亘古天王就是各方面全都臻至理论极值的太初,无漏无缺。除了以上这些,还有局部极其杰出的恐怖特征,凌驾理论之上。”

????按照凰泉的理解。

????一位亘古天王,等同只存在理论之中的全方位圆满无暇的太初,再加上一门独特天赋。

????“差不多。”

????“你理解的很透彻。”

????韩东眼底闪过认同之色,没想到凰泉竟有这么独到的见解,恰似一针见血的精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凰泉。

????或许。

????每一个太初皆有成为亘古天王的渴望梦想。

????“凰泉你薪火山闯到第几层了,到第八层了吗?”韩东一边问道,一边向左侧挪了两步,给到处徘徊的南象寸腾出空间。

????凰泉站直娇躯:“当然还是薪火山第七层,闯过第八层没那么容易的。薪火山第一层对应恒沙级别,第二层到第五层对应原始级别,第六层到第八层对应太初级别,再然后才是第九层,对应你们亘古天王。”

????至于闯过第十层?

????同境之内,只有天尊才有机会击败天尊。

????“唔。”

????“说起来……”韩东眸子渐渐燃起战意:“我倒是很久没有闯薪火山了,趁着离开太初星门,正好闯一闯。”

????凰泉眼睛也亮了起来:“你真要闯薪火山?”

????她好奇。

????所有太初无不感到好奇。

????初晋虚洞级的亘古天王韩东与太初昊谷在恒星表面激战搏杀,虽然没有刻意分出胜负强弱,但韩东之强已经深入心灵。

????“恩,闯完山再离开。”

????韩东负手而立,点点头,内心对太初星门有些不舍。

????若是到了亘古星门,肯定不会这么热闹,毕竟亘古天王加上他也只有寥寥六人。

????没再多想,不再犹豫等待,韩东舒张掌心,五指合拢一下子拿起所有不论大的巨量行李,直接搁在体内界宫。

????“等等。”

????看到这一幕,凰泉急忙走过来,激动的拿出星门通讯器:“再等会,我通知所有太初还需要一些时间。”

????亲眼旁观亘古天王闯薪火山,或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估计没有哪个太初会置若罔闻。就算真的一无所获,至少也能清晰看到亘古天王到底多么强。

????“我都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强。”韩东淡笑道:“随缘吧,不必刻意通知。我对自身的掌控程度终究差了些,还在摸索,只知媲美宙合境层次威能。”

????凰泉眼睛一瞪:“宙合境还不够!”

????“境界到了宙合境才够。”

????韩东低声道,他隐隐明白资质固化的宙合境阶段乃是命运反抗者最为强大的时期。

????听到这一句,凰泉终于懂得韩东与自己不再是同一层次,耸了耸肩:“反正我要旁观闯山,瞧瞧亘古天王有多强。”

????“这个当然没问题。”

????韩东冲霄而起,屹立浅红虚空,垂首望向清幽庄园与生灭恒星。凰泉与南象寸也都起身飞腾,只用目光交流,不想打扰这一刻的难得静谧。

????暗红日光昏暗……

????庄园花草稀少……

????看管此处的太初执事人乌俞也早已回归薪火区复命……

????从原始星门到现在,浑身缠绕白布的接引者刍衣、凰泉与凰禾、南圣皇子南象寸、魁梧壮汉木鱼、太初血图、太初昊谷、以及一个个有幸相逢相识的原始与太初……

????一个个身影划过眼前,一段段历程闪过心间,最后归为包容一切的淡泊平静。

????曾几何时。

????他时常仰望亘古星门,那么的遥不可及。亘古天王代表星空人族,同宇宙万族争锋,其名其形其身影注定要响彻漫漫星空。

????“亘古星门。”

????韩东沉默着转身离开:“这将是崭新的征程。”

????轰隆!

????虚空乍起万重涟漪,一道金红流光撕裂时空似得,前往太初星门的薪火山坐落之处。

????……

????同一时刻。

????荒古殿堂之外的疆域,各大古国与尖端机构差点惊掉了下巴,新生代亘古天王的诞生倒是不值得震骇,但问题在于亘古天王乃是韩东。

????怎么可能是韩东。

????仿佛哑然波纹席卷大半个疆域。

????原本正在津津乐道的讨论,眨眼间熄灭死寂,喜庆热烈的画面被按了暂停键。

????“这?”

????“不是太初资质崩塌了吗?”

????“究竟是谁假传消息,蓄意污蔑亘古天王,这是要关进星狱百万纪年的罪名!”

????各大古国皇室、各个尖端机构、乃至于执掌大半个疆域的人族高层感到荒谬离谱。

????数日前,从寰宇古国牙录星区传出来的准确消息:太初韩东已经泯然寻常人,诸多尖端机构纷纷撤回洽淡邀请并且注销相关协议,重新立项审查,包括寰宇皇室也直接放弃,再正常不过的处理方式得到所有人默许。

????但。

????数日后。

????情况发生天翻地覆的大逆转。

????“哈哈,有趣。”南圣古国的皇室成员们聚在一起:“倒要瞧瞧那寰宇古国怎么应对,急不可耐的放弃,再想拉拢韩东可就难了。暂且不论我们,那些尖端机构就会拼命曝光寰宇古国的这些短处。”

????“估计那些尖端机构也快疯了。”

????“要是提前签订协议,等同拿出太初的相应身价,签了一位货真价实的亘古天王。”

????反正韩东不可能加入南圣。

????所以面对寰宇古国的尴尬处境、尖端机构的极度后悔,南圣皇室有点喜闻乐见。

????……

????寰宇古国。

????大音希声。

????皇室成员全都沉默。

????他们深深怀疑自己的感官是否出了严重问题。

????这个荒古殿堂的新生代亘古天王的真实身份竟然是韩东!

????绵延三万多光年、炫彩星河的正上方,身披红色袍子的寰宇古皇脸色也异常难看:“这个韩东怎么转身就成了亘古天王……难道我当时看错了人?”

????素来帝皇最无情。

????当古皇降临太阳系、观察韩东灵魂空间,那一个个意识节点全数消失,从此不再是太初,他当然不会再给予韩东任何优待。

????“不可能!”

????寰宇古皇豁然站起身。

????他的判断不可能出错,肯定有哪里出了状况。

????下一刻。

????无边无际的黑暗序幕降临,遮住了绚丽星河,盖住了宇宙时空,万事万物尽数处于静止不动的凝固状态,只看到寰宇古皇面色巨变,一点点弯下腰,躬身行礼:“愿人族永垂不朽,寰宇恭迎至高驾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