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章 什么东西
????自从韩东知晓了茜特殊之处的真相,对练武的热枕与笃定,仿佛再次回到了高中时代,没日没夜的练习画山桩。

????永无止境的前行,方能有成就!

????譬如在盖世天骄战之后,韩东曾抚心自问……他已经站的足够高,甚至能望遍整个华国,是否可以暂时松懈一番?

????但紧跟着。

????青山宗重归序列的事儿,前往帝都的经历,让韩东懂得想要赢得尊重必须有相应的分量——可以是金钱,可以是权势,可以是纵横睥睨的武力!

????活在世上,不该总贪图享受。

????难道在悉心练武的过程中,没有一丁点美好吗?

????绝非如此。

????他不止是刻苦习武,亦在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更玄奇的世界,见证更广阔的天穹。况且还有妖魔鬼怪的存在,岂能怠惰因循。

????“第二山境!”

????卧室内,韩东练习画山桩。

????那双清澈如同镜湖的眼眸,弥漫持之以恒的信念,随着内力显化两座巍峨高山的虚影,渲染出了难以撼动的岿然,仿佛没什么能够遏制他的坚毅心性。

????实际上,画山桩无有情感限制。

????但在练习之时,自然而然的贴近重山之气势,隆重且沉凝,哪怕不言不语亦有滔滔伟岸。

????简而言之。

????高深桩功要求情绪,而类似画山桩这般玄奥的桩功,创造情绪!

????“真是不可思议。”

????“随着画山桩的练习,体内内力似乎变得更为浑厚,这是主观情绪影响到了客观现实?”韩东收起画山桩,暗暗咂舌。

????时至如今,他已经登上了武术三境的巅峰境界。

????饶是如此,他仍然不能理解己身灵感的本质……没错,目前的灵感似乎超出了玄奇感官的范畴,发生了一些微妙至极的升华。

????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他也不知。

????“奇怪。”

????“总觉得我的灵感,与其他习武人士不太相同。”

????韩东眯着眼睛,背负双手,望向卧室镜子里面、倜傥如风、飘逸如云、炽烈如日、仪表堂堂、如同高山的青年男子,不由叹了口气。

????难道。

????灵感还能增加颜值?

????“唔。”

????“我的审美应该正常,这应该不是错觉。”韩东摩挲两下黑发,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勒微笑。

????没办法。

????到美的客观事物,合该微笑以对。

????“再试试这个。”

????“我掌风流三千,凝风旋!”他收敛杂乱无章的思绪,悠悠然的托起掌心,在其之上开始汇聚周围空气,仿佛旋风一般,最终化作一道型龙卷风。

????此乃合一之术,威势绝伦。再加上韩东己身的彻固内力,足可掀翻任何车辆。

????甚至腾空直上破白云,亦非虚妄遐想。

????但众所周知——

????合一武术牵动天地之,但凡面世,皆有非同寻常的声势……因此想要令其无声无息的存在,着实困难。

????“定!定!定!”

????韩东眸光泛光,内力压制余波。

????他对力量劲道的掌控程度,臻至炉火纯青,竟然真的令这道似有光芒的风旋,稳定如鼎,悬浮在掌心之上。

????此时此刻,卧室内异常静谧。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一丝不苟的转动。而时钟下方的镜子,映照掌心之上的微型旋风。

????“不错。”

????韩东欣然微笑。

????他的卧室谈不上多么大,可麻雀虽五脏俱全……浅色窗帘,铺着天蓝色床单的单人床,搁着台式电脑的桌等物件,一应俱全。

????但稍微松懈,便有异象生。

????光芒旋风轻轻颤抖了两下,引动如同浪潮的空气涟漪,跌宕起伏。

????唿唿。

????整个卧室都在动荡,风声啸啸。

????哗啦!

????翠绿颜色的心心相印纸抽,搁在枕边,散发薄荷清香,此刻直接被掀翻在了半空中。

????“收!”

????韩东脸色微变,倏然握掌。

????如同玉石的左掌,彻底合拢,直接散掉了风流三千这门术。若是任由此术发威,且不论卧室,周围墙壁都得坍塌。

????“还是差一点。”韩东皱眉,站在镜子之前。饶是有灵感在身,依旧难以彻底掌控合一术的影响范围。

????紧跟着。

????他收敛思绪,向卧室门口。

????棕色门框间,冒出了一个满是好奇的脑袋。

????“茜。”韩东无奈:“你正是长身体的季节,多睡一会儿,才能长高高。”

????长高高?

????韩茜穿着粉色睡衣,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

????她当然知道自己四岁半了,身高正好一百厘米,不多不少……茜脸蛋流露雀跃:“多睡觉,就能长高?”

????“当然。”韩东正色道。

????众所周知,华国四岁女孩的平均身高大概在一百零三厘米,而茜属于扯后腿的孩子,略微拉低了平均值。

????至于拉低多少。

????韩东算不出来。

????“哼。”

????“还差三厘米,茜就能追上平均值啦!”茜闷闷不乐的摇晃两下脑袋,可地站在原地,观察她自己的短腿。

????确实有点短。

????比哥哥的腿,短多了。

????“睡觉!”

????茜转动眼眸,登时有了睡觉觉的动力,噔噔噔的扑向哥哥韩东的单人床,脑袋扎进叠好的被子里。

????韩东脸色一黑:“……”

????这可是他用心叠好的被子,有棱有角,颇为整齐。

????而在脑袋撞击之下,仿佛腐一般的羸弱,登时塌了半边,只白嫩手抓住被角,美滋滋的掀了两下。

????“好啦。”

????茜伸出白嫩手。

????“哥哥,我们一起睡吧。”

????茜掀开薄被的一角,拍了拍天蓝被单,单纯脸蛋流露憧憬。

????韩东见状,不由摇头失笑:“你自己睡吧,哥哥不困。”

????“什么?”茜不乐意了:“在外面有了别滴女人,哥哥你就不稀罕睡茜了吗?再说啦,难道哥哥不想长高吗?”

????“???”

????韩东脸色漆黑。

????……

????五月二号。

????即将夏季的苏河市,渐渐升温,原本和熙的阳光转为火热,令空气带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闷热,正好适合穿短袖。

????“哼哼。”

????茜一边哼唧,一边在客厅转圈圈。

????韩东悠闲的靠着沙发,与爸爸韩闻志观电视节目,时不时的还点评两三句。

????“这相亲节目不错。”韩闻志啧啧称奇道:“通过女方不满意可以灭灯的设置,进行相互了解,最后牵手离开……你们这时代真是恋自由了。”

????搁在二十年前。

????这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恩,老爸说得对。”

????韩东点了点脑袋,体悟己身。

????似悠闲打发时间,实则感悟武宗境的淬体过程……所谓淬体,与凝血洗髓相差繁多,根本没有共通性。

????须知。

????武宗境淬体,并非字面意思!

????假如只是单纯的淬炼躯体,韩东当然驾轻就熟,但关键在于淬体方式的离奇,通过汲取空气内的有益物质,磨砺己身,最终具备能量化的性质。

????无论怎么想。

????他都感到不可思议啊。

????“奇了怪了。”

????“空气中能有什么物质,难道是古代传说中的灵气……古代传说中的仙人,羽化登仙,运转无所不能的仙力,高居九重天阙。”韩东脑海浮出一个个传说故事。

????他必须得承认。

????越是练武,越是难以理解玄奇的武术之力。好比他懂得开车,却不懂得车辆到底是什么架构,有什么本质属性。

????这时。

????韩闻志在旁边感慨:“儿子,你这上台的男嘉宾,长得不错,但他太拘谨了,肯定没什么希望,全都得灭灯。”

????他刚说完,电视上播放了男嘉宾自我介绍的短片。

????整个短片,从开始的跑车轰鸣之音,再到短片结尾的华贵房,让韩闻志眼角直跳,这么直截了当的炫富,竟然没有灭灯?

????再然后。

????全程顺理成章,这位男嘉宾牵手成功。

????“啧啧。”

????“他那车真不错。”韩闻志吧唧两下嘴,有点意兴阑珊了。

????“还好吧,区区三百万华国币而已。”韩东正在感悟淬体,索性随口道了一句:“老爸你要是想要,我给你买一辆……不,两辆,正好黑白配。”

????“习武这么有钱?”韩闻志无语。

????“对,金钱于我只是浮云。”韩东翻了翻手机银行,给爸爸韩闻志了两眼屏幕上的八位数存款:“这是我存款最少的银行卡,基本用于日常花销。”

????韩闻志哑口无言。

????八位数,居然匹配存款最少、日常花销这两个词语,仿佛颠覆常识的闪电流星,狠狠轰在韩闻志的脑门上,让他一愣一愣的,脸色精彩到了极点。

????“可是。”

????“你哪来这么多钱?”他脸色有点凝重了。

????韩闻志一直以为儿子颇有权势,认识真正的大人物。但从未想过儿子东到底有何等权势,掌有多少财富。

????“恩。”

????韩东沉吟了一番,是该坦白了。

????达到武宗境之后,他正式踏入武术世界的高层,限制几近于无,有资格告知爸爸妈妈这些真相。

????但为了更加直观的表述。

????韩东决定稍微显露一点点自己的超凡武力。

????咯嗒。

????他淡然微笑,拿起搁在沙发桌子上的崭新铁勺,掌心合拢,嘁哩喀喳的扭成了一团铁疙瘩,然后张开掌心。

????这团铁勺,变成了不规则形状。

????而且内部还在往外冒烟雾,大概用力多了些,导致铁勺升温,燃烧了空气。

????“老爸,嘴巴别张那么大。”

????韩东脸庞如同白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压根没当回事儿:“哪怕金刚钻石在这,儿子也能一巴掌捏的稀巴烂。”

????咕咚。

????韩闻志咽了口唾沫:“你想表达什么?”

????“这是武力。”韩东缓缓道:“老爸你还不懂吗,你儿子我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千军万马皆无妨,催城灭国亦寻常。”

????嘶!

????韩闻志倒吸了口凉气,震撼万分的站起身,盯着悠悠微笑的亲生儿子韩东。

????欲言却止,止言却欲。

????韩东摇了摇头,风轻云淡:“老爸你想说些什么直接说。”

????“儿子。”韩闻志了韩东,目光落在仍在冒烟的铁疙瘩上:“那些钱是你抢来的?”

????客厅仿佛定格。

????空气转为寂静。

????良久后,韩东开口了:“其实这是一个好心人给我的遗产……而且老爸你的关注点不对劲儿啊,你再仔细。”

????“什么?”韩闻志茫然问道。

????“这个。”

????韩东淡笑,掌心摊开。

????自掌纹之间,显化出了薄如轻纱的内力光芒,宛若浪潮一般的凭空翻动,一闪而逝,登时切碎了这团铁疙瘩,令其四分五裂,躺在掌心之上。

????对侧。

????韩闻志惊呆了。

????捏的铁勺变形,尚且可以理解。但眼前的荒谬状况,简直如同击溃观念的重锤,狠狠砸进脑海,令韩闻志情绪翻腾不息,嘴巴也张的老大。

????“这,这是什么?”韩闻志感到自己的知识,大概不够用了。

????血肉之躯,竟能发生光芒。

????光芒闪烁,竟如切割腐一般的切碎了铁疙瘩?

????“这是内力。”

????韩东背负双手,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其他人的震撼,哪里及得上自己亲爸的震撼目光。

????“东。”

????“恩?”

????“你是什么东西……不,你不是东西……咳咳,我的意思是,这就是你们习武人士的力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