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二章 百万
    黄昏余晖洒照大地,西侧天边弥漫橘红颜色的晚霞,与徐徐吹拂的山峰,渲染一股瑟瑟寂静的氛围。

    万籁俱寂之间,轰鸣巨响炸散天穹!

    轰隆!轰隆!

    宁墨离身着一袭深青衣袍,衣襟抖荡衬风声,袖袍甩动造威势,宛若一尊飘然当空的谪仙人,于波澜不惊之间出世,于浩荡巨响之际驾临。

    “宁疯子!?”

    岑东生面色狂变,瞬间铁青:“他不是一直呆在苏河市吗?竟然在此刻显身至此?”

    宁墨离之名,传彻武术世界。

    或许近些年的新晋武宗境,不知宁墨离。但岑东生却懂得宁墨离的恐怖之处。

    神经病,不可怕。

    可怕的是……神经病具有强横绝伦的武力,有肆无忌惮、纵情横行的资本。

    与此同时。

    旁观的苏碑宗四人,那名长老面色登时变了,肃然起敬,居然远远躬身作揖,以示己身尊敬之意。

    “宁老——”

    “怪不得没有大型武术宗门与盖世韩东洽谈入宗之事,原来韩东与宁老有关。”这名长老瞳孔一缩,猜到了一些真相。

    恐怕盖世韩东乃是宁墨离的弟子。

    那么。

    以如今青山宗的落魄状态,估计只有韩东这么一位门徒,宁墨离倍加重视亦是理所应当。

    这般想着。

    “岑东生。”苏碑宗长老暗暗摇头:“惹怒宁老,这下子看你如何收场。”

    ……

    空地边缘的武术生们,早已惊呆。

    从未参与边界义务的武术生们,没机会目睹武宗境的玄奇武力,只能依靠猜测或者内心想象。

    岑东生的武宗气势,席卷四方,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凛凛生威。

    而宁墨离的踏空行走,睥睨世间,乃是荒谬绝伦的不可思议!

    飞翔,只不过人类的遐想罢了。

    血肉之躯的人,岂能踏空而行?

    但眼前。

    那橘红色的晚霞,那一袭青袍的幽幽身影,令所有武术生面露震怖与惊愕,难以想象世上竟有这等存在。

    “我眼花了吗?”

    瓜子脸女生呆呆望着,震响不断,仿佛惊天动地的海啸,拍打在她的心扉之上,令她浑身发颤。

    “这是真的吗?”她下意识的捏了捏脸颊。

    痛。

    有痛感。

    随后她死死的掐了一下何轩的胳膊——啊!

    “你作甚?”

    何轩眼睛一瞪,声音压低到了极点。

    竟然是真的,真实与梦幻的矛盾滋味,回荡心扉……瓜子脸女生愣愣的看向青袍宁墨离,再无任何想法。

    其余武术生,也大约如此。

    只有刘图昀与李景空,两人脸色肃然,身体笔直如松,心里明白踏空而行的艰难程度。

    寻常武宗境,绝对做不到!

    至少得是一宗之主的层次,再辅以高深之术,方能登空!

    ……

    空地之上。

    韩东也面带诧异:“师尊竟然亲自来了?”

    目睹踏空而行,倒没有太过惊诧,毕竟以前也看过。与凌空行走相比,亲手打出一条炎焰炽烈的火链,才是让韩东记忆犹新的事情。

    旋即。

    他松了口气。

    饶是心性再怎么高强,面对武宗境的凛凛气势,便彷如普通动物面对猛虎乃至于凶残恶兽,仅能勉强维持镇定。

    全场寂静之间。

    宁墨离幽幽踏步,步步造成空气波澜,转眼已经来到岑东生的前方十米处。

    “你怎么不解释?”

    那张褶皱老脸流露一丝疑惑,宛若苏醒的远古巨兽,一点点走向面色铁青的岑东生。

    冷漠发问,好似重锤轰击心灵。

    死寂!

    蔓延无边的死寂。

    虽然岑东生身为铁阳宗的宗主,武力大可睥睨寻常武宗,但也心生难以抑制的惶然。

    该死!

    宁疯子居然离开了苏河!

    岑东生瞳孔锁紧,咬紧牙关,沉声道:“韩东谋杀我铁阳宗即将入宗的弟子楚达烨,我身为排序战主事人,理应主持公道,请——”

    这句话尚未结束,空气瞬息凝固。

    宛若苏醒的凶残巨兽,凶残睁双眸,暴戾显目光,渲染一股黑云压城城已摧的混淆氛围。

    “你说什么?”

    宁墨离继续迈步,好似步履蹒跚的和善老者,走向岑东生:“我刚刚没听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公道?公道?”

    刹那间。

    他脸色转为狰狞,踏前一步!

    “什么公道!”

    “无论你说什么——我才是公道!!!”右拳猛然伸出,旋转之间露出枯瘦手臂,嶙峋右掌当场拍出。

    轰隆!

    强烈凶猛的右掌,瞬间挤压周围空气,发生震彻全场的恐怖雷霆之音,仿若天穹雷霆劈裂了大地,令全场武术生感到震耳欲聋,心灵都在颤抖。

    嘶!

    韩东倒吸了口气,急忙撤退。

    这是什么情况?

    自家师尊怎么又有点犯病的趋势……除了宗门不可辱,公道这一词语也是忌讳?

    每每回忆起当初那条炎焰火链,他愈加感到宁墨离的可怖。因为犯病之时,师尊可不会管自己是什么身份!

    宁墨离犯病之时,一切皆可杀!

    轰隆隆——

    右掌继续前行,活生生拍出了剧烈翻滚的圈圈气浪,宛若巨型炮弹出膛之际的泛白余波。

    任何语言,皆苍白无力。

    所有词汇,尽难以形容。

    “宁墨离!”

    面对这么不讲道理的一巴掌,岑东生眼角狂跳,双臂架住,彻固内力流转而出,绽放土黄颜色的光芒,耀耀生辉。

    相土之术!

    合一层次!

    如此至固的防御之术,哪怕洲际导弹也能硬抗,狙击枪也打不透土黄光芒的构造光盾。

    但是。

    岑东生仍然感到生死危机,额头冒出冷汗,死亡临门灵光闪烁,只得狂吼一声:“青山宗至高无上!”

    下一瞬间。

    暴戾绝伦的右掌,稍微收了一些劲道——蓬!!!

    空气撕裂之际、气浪炸散之时、伟力震荡之间,右掌轻轻打在岑东生的双臂上,土黄光盾好似孱弱不堪的劣质玩具,应声而碎,最终摧枯拉朽的尽数落于胸膛上。

    咔咔咔!

    连绵无止的筋骨碎裂声音,响不绝耳。

    嗤嗤嗤!

    身为铁阳宗宗主的岑东生,眼睛瞪得溜圆,口吐汨汨鲜血,双臂当场折断,胸膛处出现了明显的凹陷。

    与此同时。

    他仿似破烂娃娃一般,砰然跌向后方,直接被打出了上百米的遥远距离,撞在一株粗壮柳树上。

    咔嚓。

    柳树懒腰截断。

    岑东生终于止住身形,哇的一声,吐出肺腑碎片,眼底冒出遏制不住的浓浓惊骇。

    怎么可能?

    他,他不是已经跌落凡尘了吗?

    思维尚未转动完毕,岑东生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径直摔在一旁,伤势惨重之下沦为昏迷。

    震撼希声!

    只是一巴掌,打的岑宗主重伤!

    无论是苏碑宗四人,还是在场的众多武术生,尽皆目瞪口呆,茫然的愣在原地,不知作何表情,几乎失去思考能力。

    原因有二。

    其一乃是霸烈焘焘的武力。

    其二则是……飘飘凌霄、如有仙气、踏空临世的青袍老者,怎么骤然变成不讲道理的凶残老者,前后落差实在离谱,令人错愕惊惶。

    ……

    画风不对劲儿啊!

    这几乎是所有武术生不约而同的内心想法。

    ……

    不愧是宁老!

    苏碑宗长老深深鞠躬,暗暗惊叹,跌落凡尘也能有这般武力。

    ……

    呃。

    韩东嘴角扯了扯,看了眼地面。

    在场之人,属他靠得最近。

    他清晰看到地上出现了两道深深犁沟,泥土翻滚两边……正是岑东生跌飞百米的过程中,试图止住身形的痕迹。

    更为重要的是。

    刚刚的翻腾气浪,扑面而至,赫然是凝缩至极的空气。

    “拳能炸空的武力。”

    “铁阳宗宗主也挡不住师尊一掌,我这位师尊到底有多强?还有当初偶然目睹的拳能炸空景象,与师尊对战的人,怕是比铁阳宗之主还要强。”

    思绪百转,韩东吸了口气。

    “师尊。”

    他脸上露出笑意,迎上宁墨离:“多亏师尊来此相助。”

    哼。

    宁墨离没搭理韩东,褶皱老脸浮出杀意,死死盯着瘫软远处的岑东生,面色变幻不定,最终极为勉强的忍耐住了残暴杀机。

    精神有问题,却也明事理。

    若是太过凶残,岂不是平白坏了青山宗的名声,除非把在场之人也杀光……宁墨离抿了抿嘴,眸光闪烁。

    “师尊?”

    韩东心惊胆战的问道。

    他总觉得宁墨离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韩茜不在此地,可没谁治得了这位师尊。

    “恩。”

    宁墨离哼了一声,吧唧吧唧嘴,似乎悻悻然。

    咝。

    拿出一根烟,宁墨离双指一搓,轻描淡写的搓出一团火焰,点燃香烟之后,看向韩东。

    “好徒弟。”

    宁墨离强挤出和蔼笑意:“你刚刚说什么?”

    吓!

    韩东差点忍不住暴退,但秉着尊师贵道之品德,也挤出笑意:“万幸师尊亲自来此相助,徒弟感激涕零。”

    “哦,你误会了。”宁墨离吸了口烟,徐徐吐了口气:“楚达烨全家已经死光了,为师顺道看看楚达烨。”

    “若是没死,为师亲自宰掉他。”

    ???

    原来是自作多情了吗……韩东无语道:“今日午时,徒弟已经击毙之。”

    哦。

    宁墨离抽了口烟。

    他眯着褶皱眼眸,似有怅然的轻叹一声,随口问道:“恩,你打了多少拳?别让他走的太舒服。”

    !

    韩东心里一惊,面不改色:“具体数字,徒弟也数不清了。”

    “那就好,为师很欣慰。”宁墨离扯了扯嘴角:“好了,你开车送为师回苏河。”

    韩东微笑应道:“好。”

    其实。

    他有心拒绝,但无力反驳。

    宁墨离在前,韩东在后,走向银灰车子。

    在繁多豪车环绕之间,这台普普通通的车辆根本不起眼,却汇聚了全场目光,令黄昏余晖照耀出了一股寂静感。

    没人开口。

    没谁动弹。

    尽数化作一樽遵雕塑,望着银灰车子离去。

    嗡嗡。

    伴随发动机的声音,车子开始加速,宁墨离坐在副驾驶上,缓缓掏出手机。

    他扒拉两下屏幕,皱了皱眉。

    “徒弟。”

    宁墨离指了指发光的屏幕:“微信运动怎么取消,为师的微信步数……显示有一百多万。”
为您推荐